傳統姓名學
姓名學起源與發展
五行與數字
字的五行定義原則
姓名字劃計算方法
五格剖象法
五格計算
三才配置
先天因素
數理誘導作用分類
81數理誘導涵義
81數理運勢誘導
人名數理誘導暗示
企業數理暗示
取名常用字筆畫表
常用姓氏筆畫表
屬相與起名

感悟人生
姓名與命運
姓名與事業
姓名與性格
姓名與婚姻
姓名與健康
姓名與財富
姓名與改運
名字吉兇在數理
怎樣取個好名字
果斷改名
起名的忌諱

文學大師如何為子女起名
淺談名字與策劃



 


姓名與婚姻

    姓名對人生的性格、健康、事業都有如此深遠的影響, 而婚姻是一個人一生的職業,婚姻幸福與否是人生幸福與否的關鍵。世界是由陰陽男女兩性成的,從女孩子的姓名可以看出其婚姻狀況。

    古人認為:對于男性來說,成功是獲得事業上的成就和穩定的收入。女性則是婚姻美滿,家庭和睦。如果男性的姓名中有領導運,那么就會為走向成功打好基礎。但是女性如果有領導運會怎么樣呢?通過多年預測經驗總結出一般都很心強,有很多都能在事業上有所成就,但是在婚姻生活中卻很容易陷入不幸的悲慘命運。當然并不是說,所有有工作力,上進力的女孩子都有會婚姻不幸,這還要結合四柱全面分析。


例1:

陸 16 17金 陸 16

2

游 13 29水 唐 10 26土

1

14火 琬 13 23火
---- --------- ----- 1 14火

29水

-----------

39火


《陸游·釵頭鳳》
紅酥手 黃藤酒
滿城春色宮墻柳
東風惡 歡情薄
一懷愁緒 幾年離索
錯 錯 錯

春如舊 人空瘦
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 閑池閣
山盟雖在 錦書難托
莫 莫 莫
《唐琬和釵頭鳳》
世情薄 人情惡
雨送黃花花易落
曉風干 淚痕殘
欲箋心事 獨語斜欄
難 難 難

人成各 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 夜欄珊
怕人尋問 咽淚裝歡
瞞 瞞 瞞

    南宋著名詩人陸游才華橫溢,一生充滿正義,和當時的政府格格不入,仕途不測!垛O頭風》那首詞就是陸游三十一歲時游沈園為懷念被迫分離的前妻唐琬而作。陸游原娶唐閎之女唐琬為妻,夫妻恩愛,但是陸母不喜歡唐琬,備受阻隔,被迫離婚,唐琬和釵頭鳳不久便郁郁而終。唐琬地格14為美貌、孤獨、分離、家庭緣薄、失意煩悶之數;人格23數總格39數又是女性孤獨寡居、香閨零落之運。陸游的姓名人格克地格, 水火相克,家庭緣薄的信息很明顯,雙雙輝映,一對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實在是在數難逃。陸游老死于荒野。如果按照姓名學, 配合四柱學改一個好名字,我想陸游的人生可能會順利得多。

    再如:
    1、李白,才華橫溢、滿腹經倫,但是屢次科考,僅做了為皇室寫“宮庭詩”的閑官,最后,落得醉酒船頭,落水而亡。
    2、柳永,著名詞人,為慢詞的發展作出了不朽的貢獻,一改過去“無病呻吟”的詞風,尤其是他大膽的描寫男女情懷、嘻戲之場景,讓人叫絕。最終落得“只把冷酒低唱”,流離失所,臨終由伶人、舊好合葬之。命運何其凄慘!
    3、傳說中的杜十娘,十余年的風月女子,終有一天得意中情郎,滿心里盤算著幸福日子,卻落得怒沉百寶箱,可惜!可惜!可惜。!有道是“自古佳人多薄命”。
    女性婚姻不幸數:21、23、33、39、27、等
    女性性格溫和、助夫愛子數:15、35、13、等



附: 《 陸 游 與 唐 琬 》


        古越大地,千古風流。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物華天寶,人杰地靈。這是「臥薪嘗膽終破壁」的越王勾踐的故鄉,這是震驚世界的「河姆渡」文化的發祥地。這里的人民勤勞、聰慧,傳唱千古的愛情絕唱《梁!氛Q生于此;流傳久遠的愛情佳作《釵頭鳳》亦從這里走向世界。

紹興沈園        《梁山伯與祝英臺》、《陸游與唐琬》,這兩個憂傷而美麗的愛情故事,一脈相承、同出一源。只不過,前者讓人驚嘆萬分,后者令人憾痛不已。

        在歷史名城紹興城南,有一個平平常常的園子——沈園。如果不是因為這里曾經上演過一幕凄婉的愛情悲劇,不是那一闕催人淚下的《釵頭鳳》,也許早就湮沒在時光的煙塵中了。

        伴隨悲傷而略帶幾分凄涼的女聲吟唱,一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的古箏聲幽幽響起,恍如綺麗的春風從南宋紹興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的春天悠悠吹來,八百多年前發生在古越大地的一幕仿佛就在眼前……

陸游與唐琬        詩人陸游年輕時娶表妹——詩名卓著的「蘇門四學士」之一晁補之的孫女唐琬為妻。夫妻二人詩書唱和,感情深厚!肛鴥嗟谩,「琴瑟甚和」。但因陸母不喜唐琬,恐誤其兒前程,威逼二人各自另行嫁娶。在陸游百般勸諫、哀求而無效的情勢下,二人終于被迫仳離,唐琬改適「同郡宗子」趙士程,彼此音息隔絕無聞。

        十年之后的一個春日,陸游在家鄉山陰(今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春游時,與偕夫同游的唐琬不期而遇。唐琬遣致酒肴,聊表對陸游的撫慰之情。

        一別十年,物是人非。這久別重逢,帶來的只是綿綿無絕期的創痛!詩人見人感事,悵然久之,百慮翻騰,遂乘醉吟賦一闋《釵頭鳳·紅酥手》,信筆題于園壁之上: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陸游唐琬與沈園        詞中記述了詩人與唐琬的這次相遇,表達了他們眷戀之深和相思之切,也抒發了詩人怨恨愁苦而難以言狀的凄楚之情。

        唐琬見此詞后,感慨萬端,亦提筆和《釵頭鳳·世情薄》詞一首: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干、淚痕殘,欲箋心事,獨倚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陸游唐琬與沈園        在唐琬看來,世道人情是那樣的險惡,一條封建禮法就把她和陸游這對恩愛夫妻活活拆散。遭受打擊的她猶如風雨黃昏中的殘花,滿腹心事無處訴說,只能忍受無奈和痛恨。此時的唐琬,猶如秋千架上的繩索,飄飄蕩蕩,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而更為不幸的是,改嫁后,連表達感情的自由都沒有了。長夜無眠,角聲凄涼,欲訴痛苦,卻只能強作歡顏。不久,唐琬竟因愁怨郁郁而終。

        唐琬在臨終的日子里,一遍遍回想自己和表哥那段短暫而幸福的歲月。她至死都不會明白,相愛竟然也會是一種罪名。

陸游唐琬與沈園        是的,八百多年后的今人想必亦難以明白。那個「起傾斗酒歌出塞,彈壓胸中十萬兵」的熱血男兒,那個橫戈躍馬抗擊金兵、一生追求性靈自由的愛國詩人,竟然不敢違抗父母之命?!在宗法的壓力下,低下了高昂的頭顱,在一紙休書上簽下了羞答答的大名,與所愛之人飽受了終生分離之苦。

        在南宋的這個春日里,一枝梅花飄然落下。隔著梅花,我們的詩人終于沒能握住風中的那雙紅酥手。這細巧精致的越瓷酒杯里,斟滿的不再是琥珀色的黃滕酒,而是永遠也飲不盡的人生苦酒!

陸游唐琬與沈園        沈園的桃花開了又謝,沈園的燕兒啊來了又去。沈園之別后,唐琬那深情的一瞥深深地根植在詩人的心中,任憑時光老去,永難磨滅。四十年后,年邁的詩人沈園重游,含淚寫下《沈園二首》以紀念唐琬: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詩人生前最后一年的春天,仍由兒孫攙扶前往沈園并留下七絕兩首:

        「路近城南己怕行,沈家園里最傷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綠蘸寺橋春水生!梗ㄆ湟唬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猶鎖壁間塵!梗ㄆ涠


元朝詩人元好問的名詩        長歌當哭,情何以堪!愛已成往事,情永存心懷。

        樂聲中,我仿佛看見陸游,年輕的詩人急疾書畢,一擲柔毫,早已肝腸寸斷,泣不成聲。

        歌聲里,我仿佛看見唐琬,這個才華卓絕、柔情似水的女詩人,一雙秀美哀傷的眼睛深情地凝視著感傷不已的陸游,一字一句地吟詠著她那血淚交加的詞作。觸景而生情,如杜鵑啼血,凄艷異常。

        那仰天長嘆的不是才華橫溢的陸游嗎?滿面塵霜,須發皆白。他已是形容枯槁,痛不欲生。

        那面壁吟詠的不是秀美柔雅的唐琬么?碧色繡襦,長裙曳地。她亦是神情凄涼,淚流滿面。

        封建禮教,如同一把寒光凜冽的刀劍,就這樣又無情地封殺了一對青梅竹馬、心心相印的愛侶。

        時過八百五十多年,聆聽此曲,感受猶如身臨其境。品味著陸游與唐琬超群絕倫、千古遺恨的愛情故事,怎不讓人情動于衷?怎不讓人潸然淚下?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因為有了陸游與唐婉,因為有了《釵頭鳳》,沈園啊,你便永遠年輕而美麗!

        我想,我再也走不出這多情的沈園了……



附: 《 菊枕清香似舊時——“釵頭鳳”外篇 》



  南宋詩人陸游和他表妹唐婉的情愛悲劇,凄婉感人。陸游那首膾炙人口的《釵頭鳳》詞、傳說中唐婉的唱和,加上他幾十年后陸續以沈園為題悼念唐婉的幾首詩,千載以下,總能令有情人同聲一哭。而“釵頭鳳—沈園”之外,我們還聽說過一段陸、唐新婚時一起縫制菊枕定情的韻事,于是名之曰“外篇”。

陸游唐琬與沈園  話說陸游二十歲的時候,與新婚妻子唐婉一起,采集菊花作為枕囊,縫制了一對“菊枕”,他還為此寫過一首“菊枕詩”,作為他們夫妻新婚定情之作。這首“菊枕詩”,當時為人傳誦,可惜卻沒有流傳下來。

  所謂“菊枕”,就是用菊花曬干作枕頭的芯子。古人很喜歡使用菊枕,據說可以“通關竅,利滯氣”;可以解痛祛;常用菊枕,可以提高睡眠質量,早上起來會覺得神清氣爽。說到用菊花制作為“藥枕”的“枕療”方法,還有用桔皮制作枕芯的,據說與菊枕的功效相仿。余生也晚,兒時在嶺南,倒是睡著“木棉花”枕頭或是“油柑子葉”枕頭長大的,沒有享用過菊枕。

  據說,慈禧太后在秋菊盛放的時候,總要讓人采集大朵的菊花,制成菊枕享用。而陸游本人,后來也曾用菊枕治愈了自己的頭鳳病。

  陸游六十三歲的時候,偶然又看到有人送來菊花縫制枕囊,觸物傷懷,寫下了兩首“菊枕詩”,題曰:偶復來菊縫枕囊,凄然有感。詩云:

陸游唐琬與沈園  采得黃花作枕囊,曲屏深幌悶幽香。
  喚回四十三年夢,燈暗無人說斷腸!

  少日曾題菊枕詩,囊編殘稿鎖蛛絲。
  人間萬事消磨盡,只有清香似舊時!

  這兩首“菊枕詩”,早于至今廣為流傳的幾首“沈園”。此外,還讀到過一首他八十二歲時所作悼念唐婉的絕句,也許因為未曾收入周密的《齊東野語》,流傳不廣:

  城南亭榭鎖閑坊,孤鶴歸來只自傷,
  塵漬苔侵數行墨,爾來誰為拂頹墻?

  愛,為什么會能夠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紅粉成灰”之后的幾十年,還讓詩人用將枯的血淚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的斷腸詩句?我從陸游“一樹梅花一放翁”的詩句中似乎得到一絲感悟:陸游和唐婉的夫妻情愛,雖說在現實世界中存續的時日無多,卻早已經一點一滴地“轉存”到了各種有情萬物之中,恰似把真情實愛存入了瑞士銀行,可以穩穩地收取利息。一對“菊枕”的枕函之中,封存、寄寓了新婚當時多少甜蜜,多少默契;多少香艷,多少情懷;多少的廝抬廝敬,多少的互愛互重。也許,就單是這一對“菊枕”,已經足以讓情愛“一粒粟中藏世界”且“化身千萬”,更不用說恩愛夫妻之間“有甚于畫眉”的“閨房記樂”了。

  一對“菊枕”,對于我們現代人來說,是那么的無足道,而又實在是那么的奢侈。其“藥療”之功效,猶在其次也,嘆嘆。

  人間的萬事可以消磨殆盡,而情愛的清香卻永遠會歷久彌新。

  愿天下有情人都雙雙親手縫制自己的一對“菊枕”,長相依傍,不離不棄,莫失莫忘,珍愛到地老天荒!

 


亚洲 欧美 自拍 动漫 另类